4年达高收入国目标有难度 家庭收入1万被指“不靠谱”

4年达高收入国目标有难度 家庭收入1万被指“不靠谱”
我国在第12大马计划下,放眼在2025年达到成为高收入国的目标。然而,至今距离2025年,还剩下4年时间,我国是否能如愿达成高收入国的目标呢?经济专家对此各有看法。

经济专家认为,要实现这项目标有一定的难度,马币汇率、人力资源计政府政策等因素会直接影响实现目标的进度。

其中,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告诉《透视大马》,以高收入国的门槛和大马国民人均收入(GNI)的计算方式,这个目标(高收入国)是合理的。

“根据门槛,我国接下来经济增长必须在4.7%左右。而按照过往,我国每年增长介于4至5%,甚至超过5%,同时第12大马计划也是预估经济将增长4至5%,所以一切都在低于范围之间。如果没有任何经济突发状况,应该是可以达到。”

他说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条件要符合,即马币汇率必须维持水平。

“万一马币突然贬值,那么国家就需要付出更大努力达到门槛。反之如果这两个突发状况都没有发生,根据我国过往的经济表现,应该在2025年能达到高收入国的门槛。”

他也估计,明年不仅是我国,很多国家都会重启境内和境外的开放,所以如果没有发生如中国恒大事件、美国债务上限纷争等事件,可以肯定我国真的步入稳定的经济复苏。

针对首相指出,成为高收入国目标后,平均家庭收入将达到每个月约1万令吉。

黄锦荣则说,这个目标他反而觉得不靠谱。

“2020年的平均家庭收入是7000令吉左右,换言之接下来几年内,达到1万的话,每一年的家庭收入增长要7%,而这也远超了谈国内生产总值的范围。”

“一个家庭收入增长要比国家整体经济增长收入还要来得快?有可能吗?”

他担心,在这情况下,哪怕达到高收入目标之后,但基于预计不合理,还是有很多家庭无法受惠。

“怎么让家庭享受更多的经济果实,才是另外一个重要的考量。”

多项因素成关键

不过,马中总商会副总会长郭隆生则有不同的看法。他接受《透视大马》访问时直言,基于数个因素,大马不可能在2025年实现高收入国目标。

他接着指出,我国疫情还没有结束,而大部分商家都认为,要等到2022年的时候,才会出现比较稳定的疫情情况。

“换言之,今年还是会比较辛苦,可能明年的局面会稳定一点。不过,现在一放宽人民已经迫不及待去旅游、堂食是很危险的,所以我们是否真的能在明年进入平稳,回到正常的经济活动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他估计,我国最快也要2023年才可以恢复到2019年的经济成长水平,换言之,到时人均收入也是2019年底水平,即还有40%属于低收入群体。

“一场疫情,把原本属于M40群体变成了B40,所以要达到高收入水平还有很长的路。”

第二点是,政府实施的政策。郭隆生以货运代理商须土著持股规定为例,直指这是一个很糟糕的规定,造成国内非土著的企业家不敢投资,不敢发展经济。

“同时,外国人看到我们这样的规定,也不敢来投资了。还有内政部制定的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(MM2H)新条规,门槛比以前高很多,吓跑不少外国人。”

第三,外劳短缺问题。他指出,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许多外劳都已经回国。

“很多粽油园都是由印尼外劳所采收,但他们回去了不能来,造成日后粽油收成就会受影响。而根据过去经验,虽然近日政府要放宽,但是申请外劳手续依然麻烦、花时间且费用太贵。”

“加上政策朝夕令改,变成雇主要请人也无所适从。上述提及各个的因素都在打击着经济。”

他认为,我国距离高收入国目标还有很大距离,最乐观来看,也要2030年才能达到。

“不过这也是有附加条件的,第一政治必须稳定,第二政策必须加以改善,才有办法这个目标,否则真的很难。”

高收入国目标与显示生活

经济学家潘立克认同黄锦荣所言,即根据人均收入计算,以及没有任何重大经济危机的话,相信要达到高收入国的门槛没有问题。

不过,他反问,达到高收入国后,是否意味人民生活素质有改善呢?

“如果高收入国之下,贫富悬殊问题太大的话,其实没有意义。还有,国家社会福利不好的话,多收入又怎么样?”

潘立克也是辉立资本公司首席策略员。他以美国为例。美国的人均收入排在世界第一,但疫情爆发之后,因医疗服务太贵,很多人都不敢去看医生。

“除了医疗服务,社会安全网,教育水平等,都得加以改善,而且不应该把目标放在成为高收入国,而不是先进国。”

他补充,因为即使拥有高收入,但在疫情爆发之后,仍有许多人面对生活困境,所以改善人们社会福利才是关键。

分享: